律师加盟电话:13683504317

为您解决房产法律咨询问题

专业房产律师累计已帮助 1000W+ 个用户

在线房产律师咨询

分家析产纠纷——当事人如何证明自己享有拆迁利益?

2020-08-16 17:53:08 0 jinshuangquan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予以撤销。)

 

一、原告诉称

原告张某一诉称:被告王某一系我母亲。原告1976年在某街道盖房一间,除此房外,还有原告祖父留下房屋2间。1980年至1981年期间由于政府占地拆迁,原告和母亲王某一又在a路重新建造三间房,其中一间归原告所有,居住至1996年。

2006年因政策需要,a路三间房和院落被拆迁,王某一获得拆迁房A、B、C三套。上述房屋在我父亲过世后也未进行分家析产。被拆迁房屋其中一间原告为所有人,作为被拆迁院落和其他2间房屋的共有人,有权分割拆迁利益。现请求人民法院:1.判令A房屋归原告所有;2.被告补充原告拆迁补偿款8万元。

二、被告辩称

被告王某一辩称:原告所述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一,被告与原告不存在分家析产的法律事实。家庭共有关系的存在是家庭共有财产存在的前提,家庭成员在共同生活期间共同创造的财产,我与张某一之间并不存在分家析产;

第二,我所取得的回迁房是根据我的宅基地面积确认的,宅基地使用权人是我,所以回迁房是我合法取得,应归我个人所有;

第三原告所称在某街道有其祖父房屋涉及拆迁与事实不符,原告父亲张某去世后,因政府建设需要,对我的老房进行了拆迁,政府为安置农民住房重新规划宅基地,在某路重新划分了宅基地,我又重建建造了房子,但是这些,张某一因在外地都不知情,他也未出钱出力。而且我当时还考虑到原告回来的住房需求,还向村委会申请了两处宅基地;

综上所述,请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某二辩称:某街道的3间房是我母亲所有,原告无权请求分割,原告也未参与房屋建造,房屋是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建造。拆迁款是按照王某一的宅基地给的,与原告无关。老房确实被拆迁了,按照1间800元。原告的宅基地也拆迁了得到了款项。

被告张某三辩称:房屋建造时,我也有出力,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审理查明

王某一与张某系夫妻关系婚后育有4个子女分别是张某一、张某二、张某三和张某四。张某于1978年去世,张某四于2006年去世,未婚。张某二于1978年结婚,张某三于1982年结婚。

2006年,根据某房产公司评估报告,被拆迁人是王某一,某街道原有房屋3间。2006年9月20日,王某一与村委会签订《拆迁货币补偿协议》,被拆迁人是王某一,拆迁补偿款30万元。

2011年4月10日,王某一与村委会签订《被拆迁村民安置面积协议》认定王某一享受安置面积220平方米。2012年1月5日,王某一与某建设公司签订《认购安置房协议书》,认购安置房屋总面积共250平方米,共A、B、C三套房屋,超出面积30平方米。挖宝高某一认购的安置房总价款55万元。

经查,原被告一家原在某街道有一座老宅,房屋3间,2间为留给父母的祖业产,另一间是后建造的。对后建房屋,原告主张为其所有,被告王某一主张房屋归王某一和张某所有。该宅院在1980年间被拆迁,被告称共给付拆迁2400元。拆迁后,王某一申请了两处宅基地,在某路王某一建3建房时用了拆迁款。拆迁建房时,原告在外地服刑。1992年,该宅院的使用权人确认为王某一。

张某一与郑某一原系夫妻关系,1978年2月结婚,婚后育有一子。王某一申请的另一处宅基地由张某一建房使用。张某一服刑回家后与郑某一共同建造了房屋。1998年二人离婚,离婚协议约定房屋对郑某一,张某一与其母亲王某一一起生活。该房屋同样在2006年因政策被拆迁,拆迁款由郑某一领取。

另查,1998年王某一起诉张某一,要求张某一支付赡养费。在调解过程中,王某一表示“北房一间是张某一所有”,张某一表示“愿意每月向王某一支付赡养费。”

四、法院判决

(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被告王某一给付原告张某一十万元;

(二)驳回原告张某一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律师点评

关于某路三间房中是否有张某一份额

张某一主张在某街道的房屋中,有一间房屋为其所有,但是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且建造房屋时张某一还未结婚,其父母也尚在,根据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该房屋归张某一所有,归其父母更合乎情理。

关于某街道房屋的拆迁款,双方都认可花在某路三间房屋的建造上,予以认可。且根据客观事实,王某一等人称拆迁款并不够建造房屋还另需花费的说法也予认可。

某街道房屋是在张某去世后拆迁,拆迁款的一半应属于张某的遗产,现该遗产全部转入某路所建的3间房中,作为继承人的张某一和王某一等人均应对房屋享有一定的份额。在对某路的房屋建造中,张某一虽不在家,但是妻子郑某一在家生活,也应认定张某一和王某一等人均对房屋建造有出力,该出力行为并不产生单独的房屋共有权。

在之前的赡养案件中,张某一和王某一达成调解,张某一以此调解意见为由,主张在某路享有一间房屋,但因该案属于赡养纠纷,并不是分家析产,并未形成调解主文,此外这也仅是王某一的个人意思,并不代表其他子女的意思,并不能当然的确认某路的其中一间房屋归张某一所有。

据此根据张某的遗产转化情况以及张某一实际在宅院居住的情况张某一对某路房屋的拆迁利益应享有一定的份额有权请求分割应对张某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处理王某一适当多继承张某四在张某去世后死亡其所应继承的遗产由其继承人王某一继承

至于张某一能否分得住房,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以及张某一应在被拆迁房屋中享有的比例,以及张某一无住房居住与其离婚时将财产全部归郑某一有直接关系,张某一分得部分拆迁利益折价款为宜,对于其要求分得住房的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张某一应分得的数额,考虑到被拆迁房屋得到的拆迁款,回迁安置面积、房屋安置性质及交纳的购房款,根据张某的遗产继承情况及张某一离婚后在被拆迁房屋居住情况、拆迁利益的领取认购情况,由王某一对张某一享有的份额进行补偿,对张某一不合理过高部分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人民法院对本案判决正确。

 

 

 


声明:该作品系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相关知识整合,遵守本站规章制度发布。如果涉及商誉、版权等相关问题,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相关权属信息,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准并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删除处理。【投诉通道】

延伸阅读
个人中心
我的消息
说房服务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房产法律早知道

常见问题
返回顶部
服务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