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加盟电话:13683504317

为您解决房产法律咨询问题

专业房产律师累计已帮助 1000W+ 个用户

在线房产律师咨询

离婚后对于他人主张的赔偿项目及数额是否有依据?

2020-03-10 21:22:03 0 admin

原告诉称

原告黄金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8202.82元,交通费2XX元(20元×13天),住院伙食补助费2XX元(20元×13天),误工费6247.38元(231.38元×27天),营养费2700元(100元×27天),鉴定费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以上合计38470.20元;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8202.82元,交通费2XX元(20元×13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300元(100元×13天),误工费21634.62元(480.77元×45天),营养费4500元(100元×45天),鉴定费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以上合计56697.44元。事实与理由:原告因与前妻莫媛离婚后房产纠纷一案,于2017424日下午在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参加庭审,在庭审结束后双方发生口角,被告动手殴打原告,并将原告推倒在地,导致原告头部多处受伤。原告先后在XX市医结合医院和XX市中医医院住院13天,经诊断为:1、蛛网膜下腔出血;2、脑挫裂伤;3、头皮血肿;4、多处软组织挫伤;5、脑梗塞。被告的故意伤害行为使原告的经济和精神均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且被告不仅不赔偿原告经济损失,甚至连基本的道歉、慰问都没有。原告无奈之下只能诉至法院。

 

被告辩称

被告莫东金辩称,一、事发当日系原告开口辱骂被告及被告家人并先发生肢体冲突,原告的受伤也是在双方拉扯争吵中产生的,被告没有伤害原告的故意,被告不是侵权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二、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三、本案诉讼费应由原告承担。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异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被告认为原告提交的受案回执不能证实被告的侵权行为。本院认为该受案回执与原告提交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相互印证,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

 

2.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据无法证实被告的侵权行为。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于被告是否构成侵权在本院认为部分再予以阐述。

 

3.被告对原告提交的XX市公安局七里店派出所调解协议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调解协议未认定双方发生冲突的原因,事实上是原告有过错在先,才导致了冲突的发生。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于双方的过错责任,在本院认为部分在予以阐述。

 

4.被告对原告提交的XX市正诚司法鉴定中心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鉴定意见已经被XX市华源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所推翻,且该鉴定意见不能作为民事侵权伤残等级的认定依据。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其关联性在本院认为部分再予以阐述。

 

5.被告对原告提交的保险销售从业人员执业证书打印件及业务单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执业证书打印件来源不明,证书上的发证日期、有效开始日期及有效截止日期均为空白,无法证实原告的从业时间。业务单无法证实系原告开展的业务,不能证实原告存在误工损失,故上述证据不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6.被告认为原告提交的住院费用清单、住院记录、出院记录中载明的与人身伤害无关的治疗药物不予认可,对于原告转院的合理性提出异议,其认为原告仅提交住院费用清单,未提交正式的医疗费用票据,且清单未加盖公章,故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被告认为原告在住院治疗期间部分药物与人身伤害无关,并申请对原告住院期间医疗费用的合理性进行了鉴定,鉴定机构认为仅有47.21元属于不合理医疗费,故本院对于扣除47.21元之外,剩余的医疗费用的合理性予以确认。原告在XX市医结合医院的住院费用仅提交了住院费用清单,未提交票据,原告陈述系因交纳押金1000元的票据其无法提交给医院,医院未为其出具正式的票据,结合被告提交的医疗费票据,本院对原告的陈述予以确认,并对原告在XX市医结合医院发生的医疗费用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原告提交了XX市中医医院住院费用票据的复印件,该票据的原件因报商业保险已提交给保险公司,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医疗费用票据记载的金额与费用清单记载的金额能够互相印证,本院予以确认。对于原告转院的合理性,鉴定机构未予评定。本院认为,根据原告陈述系因被告未为其支付医疗费用,其才转至XX市中医医院治疗,从原告的住院时间及XX市中医医院的诊断意见来看,原告确系因此次事件受伤而在XX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故对于原告转院治疗的合理性予以确认。

 

7.被告对XX市正华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鉴定结论有异议。本院认为,被告虽对该鉴定结论不予认可,但未能提交足以反驳的证据,故本院对上述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确认。

 

综合全案有效证据及庭审笔录,本院确认本案如下法律事实:原告黄金与案外人莫媛原系夫妻,被告莫东金系莫媛的弟弟。

 

2017年424日下午,原告黄金与被告莫媛因离婚后财产纠纷案在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民二庭参加庭审,庭审结束后原告与莫媛发生口角,进而与莫媛、被告莫东金发生肢体冲突,莫东金将黄金推到在地,至黄金头部等多处受伤。当日,原告被送至XX市医结合医院治疗,其住院治疗2天,经XX市医结合医院诊断为:1.脑挫伤;2.蛛网膜下腔出血;3.头皮血肿;4.多处软组织挫伤;5.脑梗塞;6.胆囊多发息肉;7.双肾囊肿;8.右肾结石;9.前列腺增生。被告莫东金为原告支付门诊医疗费366.76元,原告在XX市医结合医院住院治疗2天,花费医疗费用3937.90元(被告莫东金预交住院费用1000元)。后因被告未为原告支付医疗费用,原告于2017427日转至XX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经XX市中医医院诊断为:1.伤筋病;2.气滞血瘀证;3.蛛网膜下腔出血;4.脑挫裂伤;5.头皮血肿;6.右胸壁挫伤;7.高血压病;8.左肱骨骨折内固定术后(骨折不愈合);9.股藓;10.神经性皮炎。原告在XX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11天,花费医疗费用4264.92元。

 

事发当日,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就此事件,向莫媛、被告莫东金作了谈话,并组织原告与莫媛进行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一、莫媛自愿承担其在2017424日法庭打人事件中对黄金所造成的伤害产生的所有医药费;二、黄金自愿承担其在2017424日法庭打人事件中对莫媛所造成的伤害产生的所有医药费;三、黄金保留追究莫媛的刑事责任的权利;四、黄金保留追究莫东金的刑事责任的权利。2017425日,原告向XX市公安局七星分局七里店派出所报案,XX市公安局七星分局受理案件后,于2017518日委托XX市正诚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黄金的人身伤害受伤损伤程度进行鉴定,XX市正诚司法鉴定中心出具XX正诚司鉴中心[2017]临鉴字第62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分析认为:“本例被鉴定人黄金被他人致伤,根据临床病历记载,其损伤主要致脑挫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头皮血肿、多处软组织挫伤。伤后至检验时半月余,法医检验见左枕顶部头皮肿胀6.0c㎡。复阅其送检影像片提示蛛网膜下腔出血、后顶枕部脑挫伤客观存在。根据病历记载、法医检验所见,结合阅片分析,对其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挫伤予以认定。因被鉴定人黄金左肱骨内侧髁撕脱性骨折为既往伤,对此不予评定。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3e)5.1.4e)5.1.5b)的规定,黄金因人身伤害受伤致脑挫伤已构成轻伤一级;致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已构成轻伤二级;致头皮下血肿已构成轻微伤。综上,被鉴定人黄金因人身伤害受伤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一级。”原告为此支付鉴定费800元。2017621日,XX市公安局七星分局七里店派出所组织原告黄金、案外人莫媛、被告莫东金进行调解,案外人莫媛、被告莫东金自愿赔偿原告医疗费等,原告黄金坚持走法律程序,双方未达成调解协议。201782日,XX市公安局七星分局委托XX市华源司法鉴定所对黄金人体损伤程度进行鉴定,XX市华源司法鉴定所出具桂市华源[2017]法医鉴字第562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其分析认为:“被鉴定人黄金‘蛛网膜下腔出血和脑挫伤(或脑挫裂伤)’的临床诊断依据不足而不子认定。根据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第5.1.5b)款、5.11.4a)款规定,被鉴定人黄金被他人致左顶后部头皮血肿、多处软组织挫伤的人体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201795日,XX市公安局七星分局七里店派出所组织原告黄金、案外人莫媛、被告莫东金再次进行调解,双方仍未达成调解协议。2017930日,XX市公安局七星分局作出星公行罚决字[2017]0117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其认定:2017424日下午,黄金与莫媛在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民二院参加庭审,庭审结束后双方发生口角,进而黄金与莫媛、莫东金发生肢体冲突,莫东金将黄金推倒在地,致黄金头部等多处受伤。经XX市华源司法鉴定中心对黄金所受伤情进行鉴定,经鉴定伤为轻微伤”,并对被告莫东金作出处以行政拘留三日的行政处罚决定。

 

原告于2018年131同日向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8)桂XX05刑初XX号刑事裁定,对原告的自诉,不予受理。原告不服向XX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XX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桂XX刑终266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被告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与人身损害之间是否有关联性及治疗的合理性、必要性进行鉴定;对原告转院及住院时间的合理性、必要性进行鉴定;对原告的误工期限进行鉴定。本院依法委托XX市正华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鉴定中心于201858日出具正华司鉴中心[2018]临鉴字第25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认为:“四、分析说明(一)伤情根据病历资料记载,提示原告黄金本次伤后住院主要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挫裂伤;头皮血肿;右胸壁挫伤;高血压病;左肱骨骨折内固定术后(骨折不愈合);股癣;神经性皮炎。’(二)医疗费合理性分析1.原告黄金20170424日至20170426日在XX市医结合医院住院费用3937.90元,其中床位费90.0元、诊查费58.0元、检查费1370.7元、检验费1413.40元、西药费806.41元、材料费86.39元、治疗费73.0元、护理费40.0元。西药费806.41元主要有(氨甲环酸氯化钠注射液63.6元、奥拉西坦注射液656.4元、注射用奥美拉唑钠2.82元、甘油果糖氯化钠注射液69.4元)。以上药物主要是治疗颅脑外伤及其并发症、后遗症,以及护胃抑酸和预防外伤性应激性消化道溃疡等治疗用药,针对原告入院诊断而选择的用药,均属于合理性治疗用药,检查费、诊查费属于入院患者常规项目,属于合理性治疗费;2.原告转入XX市中医医院,共住院11天,医疗费用为4264.92元,其中住院费257.0元,诊查费229.0元,护理费168.8元,检查费452.0元,治疗费1XX.2元,化验费586.3元,材料费198.65元,西药费2198.57元,中成药14.4元。其检查费、化验费与XX市中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检查项目没有重复,西药费中,有4种药物(醋酸曲安奈德尿素软膏2.5元、复方氟米松软膏20.09元、富马酸酮替芬片0.25元、盐酸依匹斯汀胶囊24.37元)属于治疗与本次外伤无关(治疗神经性皮炎、过敏性皮疹、脂溢性皮炎等药物),合计金额47.21元,属于不合理医疗费。剩余部分,完全属于合理性医疗费。(三)原告转院的必要性原告黄金伤后到XX市医结合医院住院治疗三天,并被诊断为‘脑挫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头皮血肿。’XX市医结合医院属于三级乙等医院,原告根据自己病情自动要求出院,出院后自行到XX市中医医院住院继续治疗,而XX市中医医院属于三级甲等医院,本案原告的转院是患者重新选择诊疗机构的行为,医疗法律法规没有明确界定转院的必要性,因此本中心无法评定其转院的必要性。患者由低等级医院转入高等级医院,符合转院规则。(四)住院期限的合理性原告伤后先后在XX市医结合医院、XX市中医医院住院14天,主要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挫裂伤;头皮血肿;右胸壁挫伤;高血压病;左肱骨骨折内固定术后(骨折不愈合);股癣;神经性皮炎。’。其中外伤主要是‘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挫裂伤、头皮血肿、右胸壁挫伤。’以上外伤需要密切观察,避免出血量继续增加或发生‘迟发性脑出血’等继发症,因此,住院观察治疗两周属于合理性医疗期限。(五)误工期根据XX市医结合医院、XX市中医医院对黄金诊断为‘脑挫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头皮血肿;’符合闭合性颅脑损伤,依照《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GAT1193201447闭合型颅脑损伤[S06]‘471轻型:误工3045日,’之规定,评定误工期为45日。五、鉴定意见(一)原告黄金本次外伤后医疗费中,有4721元,属于不合理医疗费。剩余部分,完全属于合理性医疗费。(二)原告由XX市医结合医院‘转院’至XX市中医医院治疗,符合患者具有选择医疗机构和医生的权利,至于‘转院的必要性’,因无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本中心不予评定。(三)原告本次外伤,根据临床诊断的伤情,其住院期限完全属于合理的治疗方式和期限。(四)原告黄金本次外伤误工期为45日。”被告莫东金为此支付鉴定费26XX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焦点一是被告对原告是否实施了侵权行为;二是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及数额是否有依据。

 

被告提出,原告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驳回。本院认为,原告向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未予受理,XX市中级人民法院亦作出了维持的裁定,故原告向本院提起的民事债权诉讼,不构成重复起诉。

 

一、关于被告是否对原告实施侵权行为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原告与前妻即被告的姐姐莫媛在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因离婚后财产纠纷开庭时在法庭上发生口角,进而与被告发生肢体冲突,原告因此受伤。结合原告与莫媛在XX市七星区人民法院达成的调解笔录,原告黄金、案外人莫媛及被告莫东金在XX市公安局七星分局调解笔录、XX市公安局七星分局对被告莫东金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可以认定被告莫东金对原告实施了侵权行为。被告辩解其不是侵权人,其并未对原告实施侵权行为与事实不符,故本院不予采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十三条规定:“法律规定承担连带责任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部分或者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本案原告要求被告莫东金承担赔偿责任符合上述规定。被告莫东金辩称,事件的起因系因原告先行辱骂莫媛并试图用话筒打人才导致双方发生冲突,且原告与莫媛在调解中同意互相承担对方的医疗费,表明原告自身也有过错。《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院认为,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发生肢体冲突的起因双方各执一词,被告认为是原告挑衅在先才导致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但其仅提供了自己的陈述,并无其他证据佐证,故本院对被告的上述辩解理由不予采信。原告与莫媛达成调解协议同意承担莫媛的医疗费用,说明原告与莫媛、被告莫东金也有肢体冲撞,原告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一定的过错,故本院酌定原告对于损害后果自行承担10%的责任。

 

二、对于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及数额是否有依据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第二十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人因此受到的损失赔偿”。根据上述规定,被告应赔偿的项目及具体数额如下:

 

1.医疗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扣除不合理医疗费47.21元,原告因此此事件花费的医疗费共8522.37元(其中被告已支付1366.76元)。

 

2.误工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原告主张其从事保险业务,但其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其与保险公司的劳动关系,亦未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其住院期间的误工损失,故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本院不予支持。

 

3.交通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时机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相符合。”原告未能提交交通费票据,结合原告的转院情况,本院酌定交通费XX元。

 

4.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本案中原告出院时并没有医疗机构需加强营养的医嘱,原告主张出院后的营养费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2017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规定住院伙食补助每人每天100元的标准,原告主张住院期间的住院伙食补助为:1300元(100元/天×13天)符合上述标准,本院予以支持。

 

5.鉴定费,原告为此次事件支付鉴定费800元,该费用亦属于原告的物质损失,本院予以支持。

 

6.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被告的行为并未对原告造成严重的后果,故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应赔偿的损失共计10682.37元(8522.37+XX+1300+800元),根据双方责任分担的比例,被告应赔偿9614.13元(10682.37元×90%),已支付的1366.76元应予扣减。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莫东金赔偿原告黄金医疗费、交通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各项损失9614.13元(已赔偿1366.76元);

 

二、驳回原告黄金的其他诉讼请求。


声明:该作品系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相关知识整合,遵守本站规章制度发布。如果涉及商誉、版权等相关问题,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相关权属信息,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准并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删除处理。【投诉通道】

延伸阅读
个人中心
我的消息
说房服务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房产法律早知道

常见问题
返回顶部
服务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