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加盟电话:13683504317

为您解决房产法律咨询问题

专业房产律师累计已帮助 1000W+ 个用户

在线房产律师咨询

遗赠扶养协议的有效性和实行是怎样做的?

2019-09-12 13:53:58 0 b024

一审被告辩称

任重辩称,不同意对方的上诉请求。

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辩称,1、孟×与任重夫妇有孟×12和孟×13两个儿子,在孟×与任重夫妇的档案中,没有任何关于任重是其养子的记录。同时,在任重的档案中,均证明其为任重2与何×的儿子,任重并未解除其与生父母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此,我方不认可任重为孟×与任重夫妇的养子。2、任重一家三口先后在×××55号和海淀区×××40号居住,并未在诉争房屋居住,也没有与孟×、任重夫妇共同居住,更没有照顾他们,不存在共同生活50多年的情况。

仁怀亮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孟×名下位于北京市西城区×××1603号房屋由任重继承。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孟×与前妻孟郑×育有二子三女,二子为孟×12、孟×13,三女均未成年即先后死亡。后孟×于1938年左右与任重结婚,二人婚后未生育子女。孟×于1994年2月22日死亡;孟郑×于2001年死亡;任重于2010年5月2日死亡;孟×12于2012年1月11日死亡;孟×13于2007年10月27日死亡。孟×12与其妻周唱生育子女四人,即孟菲、孟辽、孟阔、孟豪。孟×13与其妻闫丽生育子女六人,即孟华、孟×15、孟连、孟恰、孟洁、孟美。孟×15又名孟×14,于2010年左右死亡,孟×15与其妻马凉生育一子名孟超。

1990年8月7日,孟×开始承租位于北京市西城区×××1603号房屋,1993年12月交纳购房款

11688.88元及维修费1284元;1995年12月5日,孟×取得该房屋(建筑面积85.6平方米)的所有权证。

2004年6月22日,任重在北京市西城区公证处办理公证遗嘱,该遗嘱的内容为:在我丈夫孟×名下在北京市西城区×××1603号有楼房一套(建筑面积85.6平方米),系我与丈夫共有财产,丈夫孟×于1994年2月22日死亡,我们家庭内部未办理继承分割手续,在我去世后,我自愿将上述房产中属于我的份额及应继承丈夫孟×的份额全部遗留给我的侄子任重继承。2006年6月1日,任重再次到该公证处办理公证遗嘱,该遗嘱内容为:我立遗嘱对我的后事做如下处理:1、在我丈夫孟×名下有北京市西城区×××1603号楼房一套(建筑面积85.6平方米),我侄子任重支付上述房产的购房款11688.88元、维修费1284元;2、我名下的工资、抚恤金,在我去世后,所剩余的金额遗留给我侄子任重所有;3、我的一切后事由我侄子任重处理,骨灰安葬于北京。

任重系任重之弟任重2之子,任重称其从两岁开始与孟×、任重夫妇共同生活,双方之间形成事实收养关系,其对孟×夫妇尽到赡养义务。任重提供了北京市西城区×××街道全国总工会住宅社区居委会于2013年4月28日出具的证明,证明任重一家系该社区住户,家中老人任重曾于2008年12月在该居委会办理高龄津贴申请,因本人双目几近失明,行动不便,其申办事宜委托子女任重代为办理。在任重提供的《北京市中学毕业生登记表》上填写任重2、何×为其父母,孟×、任重为其姑父、姑母,任重依靠姑父、姑母工资生活;在任重于1975年6月20日填写的《北京市热电厂职工登记表》上载明父母解放前均是工人,以工资收入生活,抚养人姑父、姑母解放前均是革命干部,以工资收入生活。任重的同学黄×出庭证明,任重姑姑、姑父膝下无子,收养任重与他们一起生活,在1974年高中毕业分配时,按国家政策,任重享受独生子女待遇,没有到农村插队,留城分配在北京石油化工总厂;同学贾×出庭证明,任重高中毕业分配时,按照国家政策,享受独生子女待遇,留城分配在北京石油化工总厂;任重的妻赵×的同事杨×出庭证明,赵×1981年结婚后一直与爱人的养父母居住在一起,并照顾两位老人的生活起居,每次老人就医看病都由她陪伴,老人生病住院时更是给予照顾和关爱,每月带老人过党组织生活,大家认为赵×对二老尽到了子女的赡养义务。对方对任重所述其为孟×与任重之养子的事实不予认可,同时称孟×12、孟×13是孟×的最大牵挂,孟×与任重结婚后将两个儿子接到身边,当时孟×12、孟×13尚未成年,孟×和任重共同教育培养他们成人,儿孙们也对孟×、任重尽心尽力予以照顾,并派孟美来京照顾两位老人,两位老人去世后,孟美一直在诉争房屋居住,并负责交纳房屋的各项费用。

在任重的《干部登记表》、孟×的《人事档案情况摘抄表》中子女情况均为二子,即孟×12、孟×13,未见有养子情况的记录。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登记在孟×名下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真武庙二里甲9号楼1603号的房屋,产权证虽在孟×死亡后取得,但购房款系在孟×生前交纳,故该房屋系在孟×与任重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出资购置,应属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孟×死亡后,该房产中的二分之一份额属于孟×之遗产,其余二分之一份额属于任重之财产。因孟×生前未留有遗嘱,故其遗产应由其法定继承人按法定继承办理。

关于任重是否与孟×、任重之间形成收养关系的问题,孟×、任重的个人档案并无养子情况的记载,任重本人的档案中也无养父母的记录,任重的公证遗嘱中也明确说明任重为其侄子,且任重与其生父母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并未消除,任重与孟×、任重之间的称谓亦未改变,因此根据现有证据,不能认定任重系孟×、任重之养子的事实。故任重不属于孟×法定继承人。孟×的遗产应由孟×12、孟×13、任重继承,三人的继承份额应当均等,故孟×12、孟×13应各占上述房屋的六分之一份额,任重占六分之四份额。因孟×12、孟×13在孟×死亡后死亡,故孟×12、孟×13所继承份额,由其各自的配偶及子女继承。孟×13之子孟×15在孟×13死亡后死亡,故孟×15所继承份额由其配偶及子女继承。

任重死亡后,其在上述房屋中所占的六分之四份额属于其遗产。任重于2004年6月22日立有公证遗嘱,将其在诉争房屋中所占份额留给任重继承,因不能认定任重与任重之间系养母子关系,故该遗嘱的性质应属于遗赠。根据继承法之规定,继承开始后,按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应按照遗嘱继承,任重的遗嘱符合公证遗嘱的形式要件,内容上也明确表达了任重对其身故后房屋归属的具体意见,故法院认为该遗嘱合法有效。我国继承法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放弃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该法律规定中并未明确作出接受或放弃遗赠表示的形式。由于对方人数较多且在外地,查找对方信息较为困难,双方当事人对任重遗嘱、遗赠的理解存在争议,但任重持有房屋所有权证及遗嘱,故法院认为任重虽未作出书面接受遗赠的表示,但其行为表示未放弃受遗赠,故任重的遗产应按其遗嘱执行,由任重予以继承。判决:一、孟×名下位于北京市西城区×××1603号房屋由任重与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共同继承,其中任重占六分之四份额;孟美、闫丽、孟华、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占六分之一份额;周唱、孟辽、孟阔、孟菲、孟豪占六分之一份额。二、驳回任重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任重自认一直称呼孟×、任重为姑妈姑父直到两位去世均未改口。任重在二审庭审中表示其向任重表示过接受遗赠,任重将诉争的房本交付任重。任重还表示其在诉争房屋内一直居住到2014年5月,因对方将门锁换了,双方为此发生肢体冲突,故搬出。孟美在二审庭审中表示,任重从未在诉争房屋内居住,诉争房屋从1992年开始一直由孟美居住,诉争房屋是三间房,一间是任重的父母住,一间是孟美的父母住,小阳台是孟美自己住。

本院查明

当事人在二审中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第一个争议焦点系任重与孟×、任重之间是否形成收养关系。由于任重与孟×、任重之间并未办理收养登记手续,故应当重点考察双方是否公开以养父母养子女关系长期共同生活,以判断是否构成事实上的收养关系。从孟×、任重与任重的个人档案内容看,并未有养子任重的记录;从任重的公证遗嘱中对任重的称谓看,任重为其侄子而非养子;从任重与其生父母的关系来看,权利义务关系亦并未消除;从任重对孟×、任重的称谓看,任重自认一直称呼孟×、任重为姑妈、姑父直到两位去世均未改口。结合以上五方面的事实,本院难以认定任重与孟×、任重之间形成事实上的收养关系,故任重不属于孟×法定继承人。任重关于认定其与被继承人孟×、任重夫妇形成收养关系,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的第二个争议焦点系任重是否放弃受遗赠。我国继承法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放弃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应当指出,我国法律规定并未明确受遗赠人作出接受遗赠表示的特定对象以及具体表示形式。本案中,任重称其曾与任重表示过接受遗赠,虽任重已去世,是否曾表示过无法直接查清,但一审法院结合任重持有房屋所有权证及遗嘱的事实,认定任重以特定的行为对遗赠表示接受,有一定事实依据,并无不当。故对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主张任重放弃遗赠,本院不予采信。

本案的第三个争议焦点系任重的起诉是否超过了诉讼时效。我国物权法规定,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自继承或者受遗赠开始时发生效力。本案中,法院认定任重以持有房屋所有权证及遗嘱的行为表示接受遗赠,故任重在受遗赠开始即任重去世时,便与诉争房屋的其他继承人成为诉争房屋的物权共有人。我国继承法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虽诉讼各方对诉争房屋的居住情况陈述不一,但诉争房屋并未进行过分割或更名,难以认定任重的权利被侵犯,故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主张任重的起诉超过了诉讼时效,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另外,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主张两份公证遗嘱不真实,但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并不足以推翻公证遗嘱的效力。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主张一审法院超出法定审限,不属于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案件发回重审的程序性条件为一审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故关于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请求将本案发回重审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任重与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0元,由任重负担70元(已交纳),孟美、孟华、闫丽、孟恰、孟洁、孟连、马凉、孟超、孟菲、孟豪、周唱、孟辽、孟阔共同负担70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声明:该作品系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相关知识整合,遵守本站规章制度发布。如果涉及商誉、版权等相关问题,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相关权属信息,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准并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删除处理。【投诉通道】

个人中心
我的消息
说房服务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房产法律早知道

常见问题
返回顶部
服务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