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加盟电话:13683504317

为您解决房产法律咨询问题

专业房产律师累计已帮助 1000W+ 个用户

在线房产律师咨询

将房产给继承人继承是否要经过其本人同意

2019-09-18 22:38:27 1 b034


原告诉称

原告周辉平诉称,2001年农历正月十七日,被告李安哲代理其姐李玲艾与我父亲签订了协议,协议约定,我是李玲艾之子,周广彬的继承人,李玲艾的养老送终由我负担,李玲艾、周广彬的全部财产归我继承,我按协议履行了义务,并把周广彬、李玲艾的后事办理。现被告李安哲把李玲艾遗由下的30500元存款单拿走,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请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把305000元存单交付与我,此笔存款归我所有。


被告辩称

被告李安哲辩称,协议是在周广彬去世后于2001年签订的,当时原告只有9岁。2006年李玲艾去世时原告也只有15岁,试想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怎能够为两个人办理后事?原告没有尽义务,就应享受权利。既然原告已被李玲艾收养,那么原告就与其生父不存在法律上父子关系,周立就不是原告法定代理人。因此,周辉平不具备原告的主体资格,周立不具备法定代理人资格,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另外2001年所签协议应无效。理由是,签协议时周广彬已去世,李玲艾不能代理周广彬收养儿子;如果是李玲艾收养儿子,协议上就应有收养人李玲艾和被收养人周辉平签字,但该协议上既无李玲艾签字,也没有周辉平签字;协议签订时原告只有9岁,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一个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怎么能给李玲艾养老送终呢?既然协议无效,李玲艾的存款30500元及房屋家产应由继承人即被告继承。

第三人周立述称,我代理我儿子周辉平与李玲艾签订了遗赠抚养协议,但是庆昌年岁小,从签订协议后到李玲艾去世,将近六年的时间,李玲艾的生活和责任田耕种全部由我承担。我虽不是继承人和遗赠抚养人,但我对死者生前尽了主要的义务。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应分给我部分遗产,另外,李玲艾去世后,我又垫付出7627.70元的埋葬费,要求从李玲艾所留下的存款中给我扣除。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继承人李玲艾丈夫周春锁于20多年前去世,李玲艾于2006年农历腊月初二日因病去世,被告李安哲系李玲艾之弟,李玲艾与其丈夫生前只生有一子周广彬,未婚。周广彬于2000年农历腊月20日在一次矿难事故中死亡,矿方给付李玲艾抚恤金66000元。为了使李玲艾老有所养,2001年农历正月十七日经家族人协商,李玲艾与周立签订了遗赠抚养协议。协议内容为:“协议书,甲方李玲爱、乙方周立,一、两方达成协议周广彬后事继承人周辉平。二、李玲艾养老于故后一切负担有周辉平承担。三、李玲爱周广彬房屋家产后事致归于周辉平。立字为正,空口无凭。二仟零壹年正月十七日。四、甲、乙、鉴三方签字生效。甲李安哲(手印)、乙周立(手印)、鉴周广惠(手印)、周广禄(手印)、周广新(手印)、周广军(手印)、周玉合(手印)、周玉生(手印)。”协议签订时周辉平未满10周岁。协议签订之后,周立对李玲艾的日常生活、责任田进行照料、耕种、收获,生病后侍候、护理,病重后送医院抢救,去世后给于安葬。李玲艾病重期间,为了给其看病从其存款中支取出5000元,交于周立用于李玲艾在本村医疗所的药费、沙河市中医院抢救费、送尸费,共花去3568.70元,剩余1431.30元用于李玲艾丧葬费。被继承人李玲艾因病于2006年农历腊月初二日去世,其丧事由周立负责操办,周辉平按农村习俗给其披麻戴孝。丧葬费支出共计9059元,其中周立垫付7627.70元。李玲艾去世后,在沙河市册井信用社遗留定期存款30500元,存单现在被告李安哲手中。


本院认为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被继承人李玲艾生前于2001年农历正月十七日与第三人周立所签订的协议书,是一份遗赠抚养协议。遗赠抚养协议是指遗赠人与抚养人签订的,由遗赠人将自己的合法财产的一部或全部于其死后转移给抚养人所有,而由抚养人承担遗赠人生养死葬义务的协议。遗赠抚养协议的主体,在一般情况下,被抚养的一方是没有人对其承担法定赡养义务的孤寡老人,承担抚养义务的一方是有关集体组织和被抚养人的法定继承人以外的公民,同时订立遗赠抚养协议,须具备一定的条件,即协议的双方当事人必须是有行为能力的公民或法人。在本案中,李玲艾生前与周立订立的遗赠抚养协议,从形式上看没有李玲艾签字、手印。只有周立手印、李安哲手印,开头甲方写的是李玲艾,落款甲方却是李安哲,从协议内容看,抚养人是周辉平,而不是周立。且周辉平也没有在协议上签名按手印,签协议时周辉平还未满十周岁,属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周辉平也未对李玲艾履行生养死葬的义务,只在周广彬、李玲艾去世后按习俗给披麻戴孝。因此该遗赠抚养协议属无效协议。原告周辉平、第三人周立均不能按协议继承李玲艾的遗产。被告李安哲在李玲艾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情况下,做为第二顺序继承人,系法定继承人,有权继承李玲艾的部分遗产。第三人周立,虽然不属于遗赠抚养协议中的抚养人,也不属于法定继承人,但是在李玲艾生前将近六年的时间里和去世后,尽了主要生养死葬的义务,按照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应分得适当遗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四条、第三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继承人李玲艾生前于2001年农历正月17日和第三人周立所签订的遗赠抚养协议无效。

二、被继承人李玲艾生前存款本金30500元,由被告李安哲继承7872.30元,第三人周立分得15000元。存款利息李安哲继承三分之一,周立分得三分之二。

三、从被继承人李玲艾生前存款本金30500元扣除7672.30元,给付周立垫付的李玲艾丧葬费。

诉讼费1230元,诉讼其他费用615元,共计1845元,被告李安哲担负845元,第三人周立担负1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声明:该作品系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相关知识整合,遵守本站规章制度发布。如果涉及商誉、版权等相关问题,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相关权属信息,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准并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删除处理。【投诉通道】

延伸阅读
个人中心
我的消息
说房服务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房产法律早知道

常见问题
返回顶部
服务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