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加盟电话:13683504317

为您解决房产法律咨询问题

专业房产律师累计已帮助 1000W+ 个用户

在线房产律师咨询

公民死亡后的丧葬支出不属于遗产范围?

2019-09-12 17:26:50 0 b022

原告诉称

原告徐大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继承修某5与修某6的遗产。事实和理由:被继承人修某5(2015年11月16日报死亡)与被继承人修某6(2010年1月2日报死亡)系夫妻,二人生育子女四人,为徐小兰、徐大黑、徐大美、徐大牛。上海市丰镇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产权登记于修某5一人名下;上海市胡家木桥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产权登记在修某5、修某6、徐大黑三人名下,为共同共有。修某5名下除了房产外,还有银行存款若干,以及遗留的战争胜利纪念勋章若干。2011年2月18日,修某5立下公证遗嘱一份,载明丰镇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中其名下产权份额归徐大美所有,故修某5名下的产权份额及其继承修某6死亡后的10%产权份额,合计为60%,应由原告继承。该份遗嘱还载明修某5名下存款由徐大美和徐大黑平均继承,故修某5名下存款应当根据遗嘱处理。徐大美还应分得丰镇路房屋出租租金以及纪念勋章。因本案房屋继承后共有人之间丧失共有基础,要求析产处理。

被告辩称

被告徐大黑辩称:认可修某5于2011年所立下的公证遗嘱。但在2011年立遗嘱时,修某6已经去世,而公证书中仅写明修某5所有的丰镇路房产份额由徐大美继承,该部分不包括修某5可继承到修某6的产权份额,故丰镇路房产中,修某6的50%产权份额应当按照法定继承处理。修某5在2007年时亦立下公证遗嘱一份,载明胡家木桥路房屋中其名下份额由徐大黑继承。故房产应当按照两份遗嘱处理,但不要求析产。至于房产中按照法定继承处理部分,因徐大黑照顾父母,要求多分。徐大黑曾在修某5死亡后,取出修某5名下部分银行存款,部分用于修某5丧事办理,部分交给了徐大美。徐大黑同意修某5名下的存款根据遗嘱分割,但应扣除为修某5办理丧事及已经交付给徐大美的钱款。

被告徐大牛辩称:2011年立遗嘱时修某5对公证员的问题回答前言不搭后语,每次讲到关键问题陈述与实际差距过大,而且与公证员交流时修某5照着一张纸条宣读,宣读也不流畅,显示出记忆减退、智能缺损、意志要求肤浅、自知力不全等限制行为能力特征,故立遗嘱时修某5已非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故该份遗嘱应认定无效。关于丰镇路房屋修某5在2005年亦立下公证遗嘱,当时修某5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该份遗嘱有效,修某5名下的房产份额应当按照2005年的遗嘱由徐大牛继承。对修某52007年时所立公证遗嘱无异议。胡家木桥路房屋由法院依法分割。修某5的存款应当按照法定继承处理。徐大黑在修某5死亡后取出的款项应当作为遗产分割。不同意徐大美对房产的析产主张。因徐大牛的儿子是修家唯一的孙子,故修某5的勋章,应当归徐大牛传承。

被告徐小兰辩称:因2011年修某5做公证遗嘱时思维已经不清,故不认可2011年的公证遗嘱。徐大黑在修某5死亡后取出的款项应当作为遗产分割。本案遗产由法院依法分割。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被继承人修某5(2015年11月16日报死亡)与被继承人修某6(2010年1月2日报死亡)系夫妻,二人生育子女四人,为徐小兰、徐大黑、徐大美、徐大牛。修某5、修某6的父母均先于其死亡。修某6死亡后,原、被告未分割过修某6遗产。

上海市丰镇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产权于2000年取得,登记于修某5一人名下;上海市胡家木桥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产权于2003年取得,登记在修某5、修某6、徐大黑三人名下,为共同共有。

修某5名下主要银行存款如下:1、截止2018年3月9日,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内有整存整取子账号14个,余额分别为101,431.05元、29,392.28元、42,394.65元、55,786.63元、67,367.45元、13,303.21元、15,325.18元、9,827.55元、28,082.41元、10,774.65元、10,736.76元、12,096.89元、29,359.12元、33,211.23元;2、截止2018年7月22日,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余额为51,535.98元;3、截止2018年10月21日,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余额为16,495.19元;4、截止2019年1月25日,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余额为92,036.90元,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余额为36,024.56元,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余额为16,883.58元。

徐大黑在修某5死亡后,取走修某5名下银行账户中部分钱款:1、2015年11月17日在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中取42,000元;2、2017年1月15日将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销户取得163,120元;3、2015年12月15日在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中取52,800元;4、2018年1月16日,徐大黑将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销户,其中钱款转入修某5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同日徐大黑在该尾号9437账号中转走103,221.86元;5、2018年3月25日将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销户取得41,638.29元;6、2018年3月25日将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销户取走11,371.15元;7、2018年1月16日将工商银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销户取得41,351.39元。

2005年6月21日,修某5立下公证遗嘱一份,载明:“……本人系座落在上海市丰镇路XX弄XX号XXX室房屋的产权人之一,……立遗嘱如下:本人决定将上述房产中属于我的份额遗留给儿子徐大牛……。”2007年6月25日,修某5立下公证遗嘱一份,载明:“本人……自愿立遗嘱将本市胡家木桥路XX弄X号XXX室房产中属于本人所有的房产份额在本人故世后遗留给儿子徐大黑继承。”2011年2月18日,修某5立下公证遗嘱一份,载明:“……一、在我过世后,坐落在上海市丰镇路XX弄XX号XXX室房产中属于我的份额,遗留给我的女儿徐大美。二、我名下的银行存款和现金中属于我的份额,遗留给我的儿子徐大黑和女儿徐大美,双方各得50%。三、我以前立过二份遗嘱,其中受益人为徐大牛的一份遗嘱声明作废,受益人为徐大黑的一份遗嘱继续有效。”上述三份遗嘱均经上海市虹口区公证处公证。

修某6未留有遗嘱。

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于2012年3月30日作出鉴定意见书,载明:“1、被鉴定人修某5患有XXX疾病所致精神障碍。2、被鉴定人修某5在本案中目前应评定为具有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上海市虹口区嘉兴路街道垦业居委会于2012年5月17日指定徐大黑为修某5的监护人。

审理中,原、被告一致确认丰镇路房屋中修某5、修某6各占二分之一产权份额;胡家木桥路房屋中,修某5、修某6、徐大黑各占三分之一产权份额。原、被告一致认可修某5于2007年所立的公证遗嘱。被告徐大黑同意将修某5生前所获得的勋章交付原告徐大美一枚。

审理中,原告徐大美提出因修某5在2012年3月被认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2012年5月17日之后修某5的存款均被监护人徐大黑控制,故要求法院查询、分割自2012年5月17日之后修某5的存款情况。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原告所主张查询、分割修某52012年被认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之后的所有账户钱款,因该时间至修某5死亡之前的钱款非修某5遗产,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故本院不予查询、分割,修某5遗产应当自其死亡时开始计算。本案中,被继承人修某5、修某6的遗产为两套房产中相应的产权份额,以及修某5名下的存款(包括修某5死亡后被徐大黑取出的存款)。修某5所拥有的勋章,纪念意义远大于其经济价值,且当事人均未提供具体勋章情况的证据,除徐大黑自愿交付徐大美一枚以外,其余勋章本案不予处理。丰镇路房屋租金系遗产孳息,但当事人未提供证据证明租金金额,故当事人可收集证据后另循法律途径解决。修某5死亡后的丧葬支出,因不属于修某5的遗产范围,本案不予处理,当事人亦可另循法律途径解决。

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修某5遗嘱效力问题。2007年修某5所立关于胡家木桥路房屋的遗嘱,因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对该遗嘱效力予以确认。修某5虽然在2012年3月被鉴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但鉴定报告并无当然溯及既往的效力。徐大牛、徐小兰对修某52011年所立遗嘱时的行为能力产生质疑,但并未提供鉴定报告、医院诊断等确实证据证明修某5在立遗嘱时已经丧失部分行为能力。故对修某52011年所立遗嘱效力,本院亦予以确认。因修某52011年遗嘱关于房产部分内容与其2005年所立遗嘱相抵触,故2005年遗嘱失效。修某5的遗产应当按照2007年及2011年公证遗嘱处理。

修某6死亡后,根据法定继承,其名下遗产应由修某5与四子女继承,故两套房屋的房产份额中,修某6的份额应当由修某5与四子女平均继承。在修某6死亡后,丰镇路房屋修某5实际应占60%产权份额,胡家木桥路房屋修某5实际应占40%产权份额。虽然修某5两份遗嘱中并未明确其继承到修某6的份额如何处理,但该部分份额实际应属于修某5所有,在遗嘱中无另行列明的必要。故根据修某5的两份有效遗嘱,最终丰镇路房屋应由徐大美占7/10产权份额,徐大黑、徐大牛、徐小兰各占1/10产权份额;胡家木桥路房屋由徐大美、徐大牛、徐小兰各占1/15产权份额,徐大黑占4/5产权份额。因被告徐大黑、被告徐大牛不同意对两套房屋进行析产,故本案中本院对系争房屋仅确权处理,确定各当事人在两套房屋中所占产权份额。虽然徐大黑提出照顾父母要求多分,但修某5已遗留遗嘱,其名下遗产不应再考虑徐大黑对修某5的照顾因素,徐大黑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对修某6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根据法律规定,即使尽了主要赡养义务也为“可以”多分,并非“必须“多分,再考虑到徐大黑已经通过修某5遗嘱获得较多遗产,故徐大黑要求多分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至于修某5名下存款,应当根据遗嘱归徐大美与徐大黑各半继承。徐大黑在修某5死亡后所提取的修某5名下的存款,亦属修某5遗产,徐大黑应当支付其中一半给徐大美。虽然徐大黑提出已将部分存款交予徐大美,但并未提供证据证实,且徐大美亦予以否认,故对徐大黑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上海市丰镇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归原告徐大美(占7/10产权份额)、被告徐大黑(占1/10产权份额)、被告徐大牛(占1/10产权份额)、被告徐小兰(占1/10产权份额)按份共有;办理产权登记变更手续所产生的税费由各当事人按照各自所拥有的产权比例分担;

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上海市胡家木桥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归原告徐大美(占1/15产权份额)、被告徐大黑(占4/5产权份额)、被告徐大牛(占1/15产权份额)、被告徐小兰(占1/15产权份额)按份共有;办理产权登记变更手续所产生的税费由徐大黑承担7/10,徐大美、徐大牛、徐小兰各承担1/10;

三、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被继承人修某5名下的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工商银行账户(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内钱款本息归原告徐大美、被告徐大黑各半所有;

四、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徐大黑给付原告徐大美遗产折价款227,751.34元;

五、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徐大黑交付原告徐大美纪念章一枚。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6,800元,由原告徐大美、被告徐大黑各负担19,656元,被告徐大牛、被告徐小兰各负担3,74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声明:该作品系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相关知识整合,遵守本站规章制度发布。如果涉及商誉、版权等相关问题,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相关权属信息,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准并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删除处理。【投诉通道】

个人中心
我的消息
说房服务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房产法律早知道

常见问题
返回顶部
服务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