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加盟电话:13683504317

为您解决房产法律咨询问题

专业房产律师累计已帮助 1000W+ 个用户

在线房产律师咨询

关于遗产的继承方式及份额?

2020-03-07 20:39:27 0 admin

原告诉称

原告方水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继承被继承人孙天名下XXXXXX士路某号房屋(以下简称XX06号房屋),原告继承该房屋六分之五之份额,被告继承六分之一份额,房屋所有权归原告所有,原告按每平米XX万元标准计算房屋总价值为425万元,原告给付被告六分之一份额的折价款70.8万元;2、依法继承被继承人杨生名下XXXX区三里河某号房屋(以下简称XX2号房屋),原告继承六分之五的份额,被告继承六分之一份额,该房屋全部归原告所有,原告按每平米XX万元标准计算房屋总价值为879万元,原告给付被告六分之一份额的折价款146.5万元;3、依法继承杨生名下的存款556748.85元,原告继承六分之五份额,被告继承六分之一份额;4、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杨生与孙天于1975XX9日再婚,双方均为丧偶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杨生与原配妻子谭某1,未生育子女,有一养子,即本案被告杨地。孙天与原配方水1育有一子,即原告方水。杨生与孙天再婚后,杨地已成年(23岁)并已参军入伍,原告方水当时未成年(15岁)与杨生、孙天共同生活,方水与杨生形成了抚养关系。杨地与孙天没有抚养关系。二被继承人再婚后购得两套房屋,XX2号房屋为杨生单位分配后由杨生购买的房改房,XX06号房屋为孙天再婚前置换,1998年使用自己工龄以成本价购得,于2000年取得房产证,登记在孙天名下。

 

2012年1XX日,杨生去世,享年91岁,未留遗嘱。2017XX23日孙天去世,享年86岁,留有公证遗嘱,内容是将上述涉案两套房屋及杨生、孙天名下银行存款中属于孙天的财产份额及孙天继承杨生遗产的相关份额全部留给原告方水个人所有。

 

现两位被继承人均已去世,原告要求上述两套房屋及存款中,属于杨生的份额由原、被告按照法定方式继承,属于孙天的份额及孙天继承杨生的遗产份额,按照孙天的遗嘱继承。故应由原告方水继承六分之五份额,其中六分之一份额是方水按照法定方式继承杨生的份额,六分之四份额是按孙天的遗嘱继承孙天的遗产份额,包括孙天继承杨生的遗产份额;被告杨地继承六分之一的份额。

 

被告辩称

被告杨地辩称,原告所述的二被继承人婚姻、子女、父母情况属实,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要求将XX2号房屋判归被告所有,XX06号房屋的归属听从法院判决,杨生的存款数额,以法院查明为准,要求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继承。1、原告对杨生的遗产没有继承权。被告出生40天由杨生抚养至长大成人,1956年被告随杨生到XX1965年搬到三里河居住生活。母亲去世后,杨生与孙天再婚,孙天搬至XX2号房屋居住,孙天自己承租的XX号房屋由原告方水居住。原告从未与杨生一起共同居住生活,二人未形成抚养关系。原告也未尽到赡养和丧葬义务,所以原告对杨生的遗产没有继承权。2XX2号房屋不是遗产,应归被告所有。1998年杨生承租的房屋面临拆迁,找被告讨论购买回迁房。杨生交代说他和孙天年龄大了,身体不好,精力有限,买房的事交由被告办,钱由被告出,他们活的时候他们住,他们百年后房屋是被告的,由被告居住。杨生表示和孙天也商量过了,如果被告没意见就这么定。被告当时表示尊重二老的意见,按照商定的事情去办理购买房屋的事情。2000年购买XX2号房屋时,两位被继承人约定由被告出资购买,百年后由被告享有所有权。被告出资购买了XX2号房屋,该房屋全部的装修、装饰、装潢、家具费用均由杨地承担支付。2002XX2号房屋回迁,2004年房产证下发,杨生打电话让被告去拿房产证,回家后杨生就让孙天将房产证交给了杨地。因此,二被继承人生前已对XX2号房屋做出了口头处分,该房屋不是杨生的遗产,应归被告所有。3、原告提交的孙天的遗嘱公证书系无效公证,被告现已提出复核申请,不同意按照孙天的遗嘱继承该部分遗产。4、二被继承人生前只对XX2号房屋有口头遗嘱,没有其他书面遗嘱,所以,被告同意按照口头遗嘱的内容继承房产。其他的遗产两位老人生前没有作出决定和意见,银行存款同意按照法定方式继承。5、被告与孙天虽没有抚养关系,但对孙天尽了赡养义务。二被继承人再婚后一直分开过,被告及爱人向二被继承人表示过要给他们养老送终。八十年代孙天的脚摔伤,被告爱人不顾身怀有孕带孙天去医院看病,回家后给她敷药。多年来,只要孙天生病,被告夫妇没有不管过。2004年,杨生摔伤骨折后一直卧床,请有保姆,每次换床单、擦澡都是等被告夫妇去了再做。杨生骨折后三次住院,被告爱人24小时在医院照顾,杨生去世前住院时,只有被告夫妇和保姆在医院照顾。杨生去世后,孙天慢阻肺发作,病的严重,打电话给被告,被告请假三、四天陪孙天去卫生站输液看病,后被告爱人也去家照顾孙天饮食并带她去医院。原告当时出差,未敢告诉他孙天生病的事。杨生尸骨未寒,孙天提出分钱,后得知杨生没有留下房屋分配的书面文字,就让我们签她继承六分之一份额的意见,我们未同意。杨生从卧床到去世,在友谊医院、复兴医院住院十几次,每次押金、暖气费等都是被告交,然后再去报销。孙天与杨生夫妻多年,钱上特别计较,她的钱只进不出。杨生要求死后不留八宝山回老家,被告夫妇先后三次回老家料理安顿,孙天不闻不问,费用也都是被告所出。被告曾提出愿意为孙天养老,她两次换锁,被告回不去。

 

原告方水补充称,母亲孙天与杨生再婚时,被告夫妇都在上班,是否对孙天进行了赡养很难界定。原告当时未成年读高中,没有生活来源,不可能自己独立生活,被告说原告未与二被继承人生活不属实,他们那时还未退休,原告经常买菜做饭。1985年原告结婚,婚后才搬离三里河,但都会回三里河看望老人。杨生身体不好,孙天坚持不送养老院,留在家里照顾,直至杨生去世。杨生去世时,原、被告及母亲均在场一起给杨生穿孝衣,送到太平间,后火化。杨生去世后,孙天一直自己住在三里河,原告每周去看望,被告偶尔也去。2016年,因被告及爱人三番五次去三里河对孙天进行羞辱,无理取闹,她不敢回家,到养老院生活至去世。XX2号房屋购房时共花费5万余元,杨生出资2万元,其余款项是被告出资。二被继承人曾给被告3万元现金及18600元的存折用于XX2号房屋的装修及购买家具,并非是被告一人出资承担。另外,杨生、孙天生前没有将XX2号房屋处分给被告。XX2号房屋所有权证交给被告保管,是因为家里有保姆不安全。除了原告提交的孙天的遗嘱,杨生、孙天没有其他遗嘱。XX06号房屋由原告出资购买。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各方对真实性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对于争议的事实及证据,原、被告经过举证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一、方水与杨生是否形成抚养关系的证据质证及认证。

 

原告方水提交的相关证据及被告杨地质证意见如下:

 

1、孙天干部案履历表、职工履历表及孙天所在单位证明,证明孙天与前夫育有一子即原告方水,杨生与孙天结婚时某尚未成年,方水与杨生形成了有抚养关系的继父子关系。

 

被告杨地认可上述证据真实性,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孙天自己写的履历及单位证明,不能证明方水与杨生形成了继父子关系。

 

2、月坛派出所《证明信》两份,证明197581日至198271日孙天与杨生再婚后至方水成年期间,方水与杨生户口在同一户内,原告与杨生形成抚养关系,本案二被继承人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有方水和杨地。

 

被告杨地认可证据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证明信》不能证明原告与杨生形成了有抚养关系的继父子关系。86号《证明信》记载“经查197581日户口底票”,“户主杨生,户内有之妻子孙天、之儿子杨地、方水”197581日杨生与孙天还未结婚,二人是当年XX9日结婚,因此,派出所出具的该份证明首先不能证明自197581日起,方水与杨生形成抚养关系;其次,即使此后方水的户口迁入杨生户籍内,但二人没有共同生活的客观事实,被告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明了这一点。

 

被告杨地提交证据及原告方水质证意见如下:

 

1、1974年孙天再婚前写给原告的信(共17页),信的第12页最后两行,第13页前两行和第456行、第17页第567行,证明原告反对孙天再婚,原告未与杨生形成抚养关系。

 

原告方水认可证据真实性认可,不认可证明目的,表示孙天与杨生再婚后,原告方水确实是与二被继承人共同生活,已经形成抚养关系。

 

2、证人王某1证言,证明原告与杨生没有共同生活。该证人出庭陈述:1969年前,三里河XX2号的三居室房屋由杨生与原配偶、杨地及证人父母、证人之弟居住,1969年杨地当兵离开,证人之弟搬至XX3号房屋居住,与XX2号房屋为对门。证人1968年至1979年服兵役期间,杨生原配偶去世,后与孙天再婚,二人居住在XX2号房屋,方水大概1516岁居住在楼上四层。证人父母去五七干校回京与证人之弟住XX3号,证人服兵役每年休探亲假期间住XX3号,证人听其母亲讲“不知道这孩子(指方水)和他们(指杨生和孙天)是不是一起吃饭”。1979年证人转业,杨地结婚,证人到杨地家送礼,杨地住XX2号。1981年证人一家搬离XX3号房屋。

 

原告认可证言真实性,表示证人所述居住情况属实,但不认可证明目的。方水当时住在四层,但吃饭生活与杨生在一起。杨生、孙天当时还在上班,他们经常给方水两毛钱让方水去买菜做饭。1985年原告结婚后搬出居住。证人与杨生、被告关系和睦,被告结婚证人还给被告送礼,而和孙天、方水只是认识听说,见面打招呼,证言证明效力极低。证人称方水和杨生、孙天一起吃饭,可以证明方水与杨生形成抚养关系。

 

根据原告申请,本院调取了杨生人事档案材料。原、被告对此均无异议。

 

本院认证意见:原、被告对对方提交的本组证据及本院调取的杨生人事档案记录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确认证据的真实性。综合分析本组证据,上世纪八十年代,杨生户籍档案、杨生人事档案、孙天人事档案均记载二人之子杨地、之子方水,被告称原告未与杨生形成抚养关系,为此提供的证据1,该信形成于孙天与杨生再婚前,该证据不能证明之后发生的事实;被告提供的证据2证人王某1的证言,该证言可以证明孙天与杨生再婚后二人共居,方水住在同单元的四层,但不能证明方水未与杨生一起吃饭生活。结合方水的陈述,以及孙天与杨生再婚时某年方十五周岁系学生,父亲早亡,其与杨生、孙天虽未共居一室,但住同单元的楼上楼下,未独立生活的客观事实,与杨生的户籍档案、人事档案及孙天的人事档案相互印证,可以确认方水与杨生形成了有抚养关系的继父子关系。

 

二、涉案两套房屋是否为二被继承人遗产及二被继承人生前是否将XX2号涉案房屋处分给了被告的证据、质证意见及本院认证。

 

(一)方水提供的相关证据及杨地质证意见:

 

1、涉案XX2号房屋档案《查询结果》、《99年单位出售公有住房房价计算表》。证明涉案XX2号房屋系孙天与杨生婚后折算二人工龄以成本价购买,2002年取得房产证,登记在杨生名下,该房屋系二被继承人婚后夫妻共同财产,因杨生去世在先,杨生去世后,孙天继承后对该房屋享有三分之二的份额,原、被告分别享有六分之一的份额。

 

被告认可证据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XX2号房屋虽属于二被继承人的夫妻共同财产,但实际上在二被继承人生前已经做出了口头处分,该房屋归被告所有。

 

2、涉案XX06号房屋2000年《单位出售公有住房房价计算表》、1998年交纳该房屋房款收据、1999年交纳该房屋契税费收据、商业部住(退)房通知书、国家粮食局科学研究院等更名文件与批复、XX06号房屋所有权证。证明1998年孙天折算自己的工龄以成本价购买涉案XX士路XX06号房屋,购房款由原告全款出资,房屋登记在孙天名下,该房屋系孙天与杨生的婚后共同财产,杨生去世在先,孙天继承杨生的房产份额后对该房屋享有三分之二的份额,原、被告分别享有六分之一的份额。

 

被告认可证据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XX06号房屋虽属于二被继承人的夫妻共同财产,但实际上在二被继承人生前已经做出了口头处分。按照工龄计算表,购房是计算的孙天一个人的工龄。购房款是否是原告出资被告不清楚,二被继承人生前就口头说,XX2号房屋由杨地出资购买,三里河房屋由方水出资购买,在老人去世后,谁出资购买,该房屋即归谁。

 

3、孙天手写便条。证明XX2号房屋购房款由杨生出资2万元,杨生还出资48600元用于装修及买家具,上述款项均给了被告,由被告去交钱。该手写字条上面体现的时间与数额与被告提交的房屋装修及购买家具的时间一致。

 

被告不认可证据真实性及证明目的,认为便条没有形成时间,无其他证据佐证,该便条与孙天写的其他便条以及被告提供的证据、购买家具的发票等相互矛盾。

 

(二)被告为证明二被继承人生前已将涉案两套房屋处分给被告,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证人王某1证言。证明XX2号房屋杨生生前已经处分给被告。证人王某1出庭作证陈述:2000年前后证人给其父报销医药费,在单位老干部活动站偶遇杨生,杨生主动问证人其父怎么处理房屋,证人回答后问杨生房屋怎么安排,杨生表示他老了,让杨地购买,百年后把房子留给杨地。

 

原告认可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证人证言证明效力极低,证人听杨生说把房子给杨地一事不构成口头遗嘱,不能认为是杨生对房屋的处分。

 

2、XX2号房屋所有权证、购房款收据、房屋使用说明书、住户手册、使用燃气保证书,证明杨生、孙天亲手将XX2号房屋的房产证交给了被告,被告支付了购房款。

 

原告认可证据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XX2号房屋登记在杨生名下,购房时折合了杨生和孙天二人的工龄,杨生出了两万的购房款,手续是由杨地负责办理,该房屋应属于杨生与孙天的夫妻共同财产。

 

3、五份家具买卖合同及购物发票、装修人汪某的证言(未出庭),证明被告对涉案XX2号房屋出资进行装修。

 

原告认可家具买卖合同及购物发票的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原告陈述就XX2号房屋装修、购买家具等事项,杨生和孙天曾于20XXXX2日至XX26日期间先后给被告现金3万元整,存折18600元,原告提供有孙天手写的便条为证。因此,该房屋的装修、买家具等事项不是杨地一人出资。证人未出庭,对该证言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不认可。

 

4、孙天书写的便条和2016XX16日杨地与孙天的谈话录音,证明杨生和孙天生前对XX2号房屋做了明确的处分,XX2号房屋归被告杨地,孙天明知XX2号房屋已经处分并明确表示不再对该房屋主张权利。

 

原告质证意见为不能确定该便条为孙天所写,不认可证明目的。

 

诉讼中被告申请对该便条上部分文字进行鉴定,鉴定内容包括“老爷子和养子两人一说一对,就决定了。养子交的房钱,怎么办老爷子只是一说‘给谁’,没有字据”。经XX市高级人民法院摇号确认鉴定机构,原、被告协商确定孙天书写文字作为鉴定样本,本院委托XX长城司法鉴定所对被告提交的便条字迹进行鉴定,结论为检材与样本为同一人所写。

 

原告认可鉴定结论,认可便条为孙天本人书写,但不认可证明目的。原告认为该便条没有落款、时间,未明确记录哪一处房屋,更未明确记录给谁,不是杨生对房屋做出的处分,更不构成口头遗嘱。录音证据真实性认可,但不认可证明目的,该录音反映了被告夫妇对孙天的态度,原告作为子女听后极不愉快。录音是被告个人的陈述,录音内容提到房屋谁居住的问题,但没有处分房屋的意思表示,不能证明杨生处分了XX2号房屋。该录音发生于2016XX16日,录音反映出被告夫妇对孙天羞辱指责,导致孙天18日生病住院。原告提交的短信证据的时间与录音时间相吻合,可以证明原告的陈述。

 

本院认证意见如下: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的真实性无异议,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4真实性无异议,本院确认上述证据真实性。根据上述证据可以确认涉案XX2号房屋、XX06号房屋为房改房,分别登记在杨生、孙天名下,购房时两套房屋分别计算了二人的工龄优惠。关于房屋的实际出资人及装修、购买家具等的实际出资人,原、被告陈述不一,原告提交的孙天写的便条,被告不认可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但未提供相反证据,可以确认该便条为孙天所写。原告认可XX2号房屋杨生出资2万元购房,出资48600元装修房屋及买家具,被告不认可,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主张的杨生、孙天实际出资数额的事实。被告提交的购房收据可以确认涉案XX2号房屋购房款由被告去交纳,被告还采买了XX2号房屋的家具,但收据显示卖房人系收到杨生的购房款,收据不能证明杨地为全部购房款的实际出资人;采买家具等合同可以证明杨地经手办理采买事项,但不能证明杨地为实际出资人及出资数额。被告提交证据3中装修人汪某未出庭,不能确认证言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原告的陈述及其证据3,被告提交的证据4孙天写的便条,可以确认被告在XX2号房屋购房及装修、采买家具时有出资,但原被告证据均不能证明各自主张的出资数额。被告所述杨生、孙天生前将XX2号房屋处分给了被告,被告提交的证据1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据4孙天书写的便条及录音,不能证明杨生和孙天将XX2号房屋处分给了被告,该证据内容亦不能构成口头遗嘱。

 

三、孙天《公证遗嘱》的证据力。

 

原告提交孙天于2016年718日在XX市方正公证处立下的《公证遗嘱》一份,证明孙天立下《公证遗嘱》,将其个人全部财产及其继承的杨生的遗产均留给原告一人继承。涉案两处房屋原告应当享有六分之五的份额。

 

被告认可证据真实性,但认为该证据不具有合法性,认为该公证遗嘱违反了《公证法》第31条、《公证程序规则》第24条的规定,XX市方正公证处未依法审查孙天申请公证事项是否存在争议,当事人虚构隐瞒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材料、或者是有争议的事项公证处不应受理,公证属于不应予以受理的公证;申请人签署的公证为打印,非自书,不妥当;《公证程序规则》第53条规定,公证机关办理遗嘱公证应当由两名公证员共同办理,但该公证书仅有一名工作人员办理,违反相应规定,属于无效公证,应予撤销。被告曾向XX市方正公证处提出复核申请,2018327日,该公证处作出公证复查决定书,认为公证事项内容合法正确,办理程序无误,决定维持该公证书。被告又于20186月向XX市公证协会申请复议,该协会2018723日做出处理结果,因法院已立案审理,该协会对争议事项终止处理。综上原告提交的公证遗嘱不具有合法性。

 

根据被告申请,本院调取了孙天公证遗嘱的公证档案,原被告对档案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确认该公证遗嘱的真实性,关于公证遗嘱的法律效力,在之后的本院认为部分予以阐述。

 

四、原、被告对被继承人尽赡养义务证据及认定。

 

原告提交证据:方水给杨地的短信截屏,证明被告多次对孙天进行羞辱,并把孙天气病,被告与孙天无抚养关系,无权继承孙天的遗产。

 

被告认可证据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表示被告接到短信之后很生气,被告不给原告回信息是因为原告的短信内容都是原告信口开河,原告称被告无理取闹,应出示证据。在孙天生前起诉方水、杨地继承一案之前,杨地与孙天的关系一直很好,孙天写的信能证明这一点。之后,因为孙天起诉一事违背了两位老人的意愿,导致杨地与孙天的关系不太好,但杨地没有侮辱孙天。被告回去要过两次东西,孙天不给,说东西没名没姓,让被告自己翻,被告不是无理取闹。

 

被告提交了下列证据:1、证人刘某、谌某、管某书面证言及家政服务公司证明两份,证明管某是XX居安康家政服务公司的工作人员,三位证人均为杨生的护理人员,证明杨地对杨生尽了主要的赡养义务和丧葬义务。原告没有对杨生尽赡养义务。

 

原告对证据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均不认可,认为证人没有出庭接受质询,并且证人证言中关于看护期间都无法明确,证言中均提到证人在看护杨生的过程中都见到过原告,因此不能证明被告的证明目的。

 

2、证人王某2、杨某3书面证言。证明原告对杨生未尽丧葬义务。

 

原告不认可证据真实性和证明目的,认为证人与被告有利害关系,并且没有出庭接受质询。对二人的身份不认可,无法核实。

 

3、杨生部分医药费收据、被告给杨生购买生活用具的票据、聘请护理人员合同及收据,证明被告对杨生尽到了主要的赡养义务。

 

原告认可证据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仅认可被告对杨生尽到了赡养义务。因为上班的原因,原告都是周末去看老人,不认可对方说的原告没有尽到赡养义务,杨生去世时原告在老人的病床边,一起给老人穿的寿衣,一起将老人送到太平间,原告和原告女儿都参加了老人的火化过程。

 

4、孙天书写的工作手册记录及孙天写给被告的信,证明被告对杨生和孙天尽到了主要的赡养义务。被告陪同杨生去看病。

 

原告认可两份证据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信的内容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被告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工作手册的内容“××”、“××”和“我”,不能证明是陪杨生去看病。

 

5、火化证明、被告配偶孟某1书写的火化费用便条。证明杨生的丧事由被告负责办理,费用是被告负担。被告对费用不主张。

 

原告认可真实性,杨生的丧事由被告主办,费用确实是被告承担的,但是办理丧事的时候原告也在场。

 

6、201254日孟某1看孙天时留给孙天的便条,证明杨地夫妇在杨生去世后也看望过孙天。

 

原告认可证据真实性,杨生去世后,杨地夫妇确实看望过孙天。

 

7、火车票、公共汽车票、长途车票、住宿费发票,证明被告夫妇办理了杨生骨灰回老家安葬的事情,原告根本就没参与。

 

原告对此无异议。

 

本院认证意见:原告证据短信截屏、被告证据3-7本院予以确认证据的真实性,被告证据1-2证人未出庭,对证言及相关证明真实性本院不予确认。原告证据短信截屏及被告上一部分证据4,即2016XX16日录音证据发生于同一日,该证据反映了被告夫妇去孙天处交谈的部分内容及随后原告给被告发短信反映情况及意见的状况。被告证据3-7可以证明被告对杨生及孙天尽赡养义务情况。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上述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一、被继承人及继承人的身份信息及关系。

 

被继承人杨生与孙天于1975年XX9日再婚,双方均为丧偶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杨生与前妻未生育子女,杨地出生后杨生与前妻将其收养并抚养成人。孙天与前夫育有一子,即原告方水(曾用名方×)。杨生与孙天再婚时二人在三里河二区××号、×××号各有房屋,二人婚后同住××号;原告方水时年15周岁,学生,住在×××号,经济未独立,与杨生形成了抚养关系;杨地其时已成年,与孙天没有抚养关系。20121XX日,杨生死亡,享年91岁,未留遗嘱。2017XX23日孙天死亡,享年86岁。

 

二、杨生、孙天死亡时名下的财产情况:

 

1、被继承人杨生名下XXXX区三里河某号房屋产权于2002XXXX日登记在杨生名下,建筑面积87.90平方米。该房于2000年以成本价购买,计算男方工龄40年、女方工龄41年,房价计算表记载实际房价54759元。

 

2000年1215日收据记载,今收杨生XX区三里河某号房屋交纳房款37828元,维修基金2584元,合计40412元。200247日收据记载,收到杨生交来补房款16931元、补维修基金27元、登记费等31.40元。上述四张收据记载的交款人均为杨地。

 

原、被告对XX2号房屋的出资人及出资占比持有争议,双方均未能提交有效证据推翻对方证据加以证明,但双方陈述及证据可以确认杨地在购房时有出资,在该房屋随后的装修、装饰、购买家具过程中有出资、出力行为。

 

关于被告主张杨生生前已将XX2号房屋处分给被告一节,本院释明被告对权属有异议应另案主张,本案中止;如不另案主张,本案按产权登记及现有证据处理。被告明确表示不另案主张XX2号房屋的权属问题,坚持答辩意见。

 

2、被继承人孙天名下XXXXXX士路某号房屋产权于2000420日登记在孙天名下,建筑面积42.50平方米。该房屋房价计算表记载:该房以成本价购买,计算女方工龄41年,未计算男方工龄,实际房价29744.70元。

 

1998年122日收据记载,今收到孙天交来××XX06号房款29744.70元、维修费8XX.60元,合计30555.30元;交款人方水。199995日收据记载,今收到孙天XX06交来购房交易费、登记费、工本费、印花税等176.47元。

 

3、被继承人杨生名下中国工商银行定期一本通××××账户,2014917日,孙天支取了六笔于20XX917日存入的到期存款,本息共计258148.85元;

 

4、被继承人杨生名下中国工商银行××××工资账户,201219日账户余额22936.05元。此后该账户入账工资两笔5064.22元、财统两笔146934.20元;截至2013621日,该账户余额175824.36元,同年630日孙天支取144300元,余额31524.36元。201448日该账户从尾号89158916账户续存两笔合计122727.20元,余额154347.95元。2014523日孙天支取154300元,余额在交纳水费、通信费后,于2016912日注销该账户,结款39.06元。

 

4、庭审中,原、被告均认可杨生遗留的存款金额为556748.85元,该存款现在方水处保管,方水同意将其中六分之一的份额分给杨地。

 

三、公证遗嘱内容及办理过程。

 

2016年718日,孙天至XX市方正公证处申请办理公证遗嘱,该公证处公证员金某1、公证员助理陈某1接谈后,根据孙天的意见打印成文,孙天核实无异后签名,公证员金某1进行了公证,XX市方正公证处出具了公证书,公证遗嘱内容为:……我和杨生婚后共同财产包括:(1)孙天名下位于XXXXXX士路某号房产一处;(2)杨生名下位于XXXX区三里河某号房产一处;(3)银行存款若干。经慎重考虑,我自愿立此遗嘱:我去世后,上述两套房产以及我和杨生遗留的银行存款中属于我个人的份额以及我应继承杨生遗产的相关份额,都归我儿子方水个人所有,不作为他的夫妻共同财产。

 

公证内容为:兹证明孙天于2016年718日来到我处,在本公证员和本处工作人员陈某1的面前,在前面的《遗嘱》上签名,并表示知悉遗嘱的法律意义和法律后果。孙天的遗嘱行为符合《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的规定和《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

 

XX市方正公证处提供的该公证档案资料有:孙天填写并签名的《公证申请表》,孙天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涉案XX06号房产证、涉案XX2号房屋《查询结果》、杨生死亡医学证明书、死亡证明、孙天丧偶未再婚声明书等复印件,该公证处受理通知单、孙天签名的XX市公证处告知书,公证员金某1、公证助理陈某1与孙天接谈所做《<遗嘱>接谈笔录》及三人签名,金某1和陈某1所做工作记录及二人签名,遗嘱公证备案信息、公证文书送达回执。

 

四、尽赡养义务的事实。

 

杨生生前因病卧床多年有保姆照顾,被告及其爱人在杨生生活上、看病就医上付出较多,杨生后事及骨灰安葬事宜主要由被告安排及出资,原告亦尽了一定的赡养义务。被告与孙天虽无血缘及抚养关系,但在杨生与孙天再婚后,包括在杨生去世后,被告及其爱人均对孙天的生活及看病就医给予了帮扶。后因杨生遗产的继承问题孙天与杨地出现矛盾发生龃龉。2017年1月孙天起诉杨地、方水,要求依法继承杨生遗产,后该案因孙天在诉讼中死亡案件终结。

 

五、本案笔迹鉴定费36200元,由被告杨地垫付。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依据《继承法》的规定,继承开始后,首先应当确认遗产范围,有遗嘱的,按照遗嘱办理。没有遗嘱、遗赠的按照法定继承方式继承。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对生活有特殊困难的缺乏劳动能力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应当予以照顾。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

 

关于本案的遗产范围,首先,涉案两套房屋系二被继承人再婚后按照房改政策分别购买,并先后登记至二被继承人名下,属二被继承人的夫妻共同财产。该房屋在杨生在世时一直由二被继承人居住使用,杨生去世后由孙天居住,2016年被告与孙天因XX2号房屋继承问题发生龃龉后,孙天搬离。被告主张XX2号房屋在二被继承人生前已处分给被告,由被告出资购买,被告出资并出力对该房屋进行了装修、装饰,为该房屋购买家具等,被告提供证人王某1的证言、孙天书写的便条及被告与孙天的录音,不足以证明杨生、孙天将XX2号房屋处分给了被告。被告提供的收据、证人证言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全额出资购买并装修了XX2号房屋,因此被告主张将XX2号房屋归其所有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称XX06号房屋为其出资购买,提供了交款收据等证据,该证据亦不足以证明该事实,故对原告的陈述本院不予采信。其次,被继承人杨生去世时其名下的银行存款,后由孙天支取,现在原告处保管,且原、被告对杨生遗留的银行存款数额达成一致意见,并同意法院以该存款数额为基数进行继承分割,本院不持异议。

 

关于本案遗产的继承方式及份额。一、被继承人杨生的遗产按法定继承方式继承。被告主张杨生将XX2号房屋处分给了被告,提供的证人证言、孙天书写的便条及被告与孙天的谈话录音,不构成有效遗嘱,故对被告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杨生先于孙天去世,杨生去世后,其与孙天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先分出一半归孙天所有,另一半按照法定继承方式。杨生遗产的继承人为其配偶孙天、养子杨地、继子方水。关于继承的份额,考虑杨生在世时卧病多年,被告在杨生的生活上、看病就医上尽赡养义务较多;被告在购买涉案XX2号房屋、装修XX2房屋上出资出力,在杨生去世后出资办理杨生丧葬等事项上尽赡养义务较多,在分割遗产时应当多分。原告方水与杨生形成了抚养关系,亦尽了一定赡养义务,亦可分得遗产。具体分割数额本院根据上述情况酌定。

 

二、被继承人孙天的遗产按照公证遗嘱继承。原告提交的公证遗嘱,孙天意思表示真实,公证事项真实、合法,审查资料清晰齐全,公证谈话过程中,XX市方正公证处一名公证员与一名见证人在场,并在笔录上签字,符合《公证法》、《公证程序规则》的规定,故该遗嘱合法有效,孙天的遗产应按照公证遗嘱继承。被告主张孙天的公证遗嘱无效,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酌定涉案两套房屋及杨生的存款,由原告方水继承四分之三的份额,由被告杨地继承四分之一的份额。因杨生的存款现在方水处保管,本院一并判决方水按照杨地应继承之份额向杨地予以返还。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登记在被继承人孙天名下的XX市XXXX士路某号房屋归原告方水继承,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原告方水向被告杨地支付上述房屋的折价款XX6.25万元。

 

二、登记在被继承人杨生名下的XX市XX区三里河某号房屋归原告方水继承,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原告方水向被告杨地支付上述房屋的折价款219.75万元。

 

三、被继承人杨生的存款556748.85元由原告方水与被告杨地共同继承,其中原告方水继承417561.85元,被告杨地继承139187元;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原告方水向被告杨地返还杨生的存款139187元。

 

如果原告方水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依照上述法律规定,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声明:该作品系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相关知识整合,遵守本站规章制度发布。如果涉及商誉、版权等相关问题,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相关权属信息,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准并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删除处理。【投诉通道】

延伸阅读
个人中心
我的消息
说房服务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房产法律早知道

常见问题
返回顶部
服务内容